标王 热搜: 砂浆王  胶黏剂  防火涂料  胶粉  砂浆  增稠剂  建材  建筑胶粉  外墙涂料  防水涂料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环保税来了 看看涂料行业要交多少
 [打印]添加时间:2017-12-31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0
  12月12日从国家税务总局获悉,《环境保护税法》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目前全国大部分省份人大常委会近期已相继审议通过本地区环保税方案,为环保税开征铺平了道路,各地均统筹考虑本地区环境承载能力、污染物排放现状和经济社会生态发展目标要求,在法定幅度内确定了税额方案。
据悉,作为中国第一部专门体现“绿色税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单行税法,环保税法规定,应税大气污染物的税额幅度为每污染当量1.2元至12元,水污染物的税额幅度为每污染当量1.4元至14元,具体适用税额的确定和调整,可由各地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法定税额幅度内决定。
目前,辽宁、吉林、安徽、福建、江西、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和新疆等省份明确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适用税额根据环保税法确定的最低限额征收,即每污染当量分别为1.2元和1.4元。
浙江、湖北、湖南、广东、广西和西南地区的贵州、云南等省(自治区)制定的税额均略高于环保税法规定的最低税额。其中,云南规定,2018年1月至12月,环保税税额为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元;从2019年1月起,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2.8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3.5元。
江苏、海南和四川确定的税额适中。其中,江苏规定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征收税额分别是每污染当量4.8元和5.6元,四川为3.9元和2.8元。
小贴士
污染当量:是指根据污染物或者污染排放活动对环境的有害程度以及处理的技术经济性,衡量不同污染物对环境污染的综合性指标或者计量单位。同一介质相同污染当量的不同污染物,其污染程度基本相当。
例如:某污水处理厂处理城市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的混合污水,生活污水量50000m3/d,COD浓度50mg/L;工业废水量500m3/d,COD浓度5000mg/L。
1、进水中生活污水的COD含量=50000m3/d×COD浓度50mg/L(g/m3)=2500000g/d,其污染当量为2500kg/d。
2、进水中工业污水的COD含量=500m3/d×COD浓度5000mg/L(g/m3)=2500000g/d其污染当量为2500kg/d。
可以说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污染当量一样,因为污染当量值一致。
涂料及其上下游的化工企业,历来是环保重点监管的行业之一,那么此次环保税的出台,对于涂料及涂料上下游的企业来说需要交纳多少税负呢?希望通过以下小编整理的表单,能够让相关的企业负责人一目了然。
为何2017色素炭黑价格涨的如此疯狂?
回首即将过去的2017年,环保的严查整顿、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这对于化工行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来说无疑是胆战心惊的一年。而说到原材料价格上涨,色素炭黑市场自打开年以来价格行情可以说一路上扬,与此同时愈加高涨价格也印证了炭黑步上2016钛白粉疯狂暴涨的老路,厂家拼命囤油,终端客户拼命囤货。看似红火一片,但从业者们始终心头萦绕一片疑云,这样的价格和市场,究竟会维持到什么时候?恐怕目前的局面下,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一、色素炭黑之殇
色素炭黑,与其一奶同胞的轮胎炭黑市场份额来相比,的确用量比较稀少。也正因如此,色素炭黑在整个炭黑行业里的话语权变显得十分弱小,但与之相反的是,色素炭黑对其原料油的要求、对工艺的苛刻,和传统橡胶(14365, -95.00, -0.66%)炭黑粗放量化的生产线相比,生产成本却变得更加敏感。以槽法色素炭黑C611和橡胶炭黑N330油耗比为例进行成本对比,也就是说,理论上本轮原料油价格暴涨对色素炭黑价格的影响,色素炭黑的涨幅应该是接近普通橡胶炭黑的涨幅的两倍左右。而与此同时不同于橡胶炭黑多用蒽油+沥青油配置成混合炭黑油生产,色素炭黑必须使用优质的纯蒽油生产,这无形中又在加剧色素炭黑的生产成本高企。可事实上呢?
色素炭黑在过去一年中的涨幅,实际上远远低于普通橡胶炭黑,同时与橡胶炭黑旺盛的下游需求刺激不同,色素炭黑下游并没有大规模的爆发需求,反而因为部分下游客户环保整顿出现了小幅萎缩。一面是各厂商面临巨大的原料油上涨压力,另一方面下游接货总量没有放大,而这一部分的成本,只能由各厂商自己承担。可以说,色素炭黑的涨价,是被橡胶炭黑一路裹挟上去的。下图为色素炭黑与橡胶炭黑的市场份额占比。
二、原料油市场之痛
不知从何时开始,煤焦化、钢铁冶金为代表的的黑色金属产业链从风风火火的扩张变成了人们眼里的夕阳产业。大量的负面新闻和这个行业相关联:产能过剩、关停整顿、雾霾、环保督查,每次出现在人们视线中,总要拉扯一下社会的神经。而炭黑行业作为煤焦化行业的末端支链,也不得不背负煤焦化行业所带来的阵痛。
而面对这场油荒,产能规模都很大的橡胶炭黑厂商,在利好的刺激下,或许还能安然应对。但规模远小于他们的色素炭黑厂商夹在中间显得异常难过,不得不忍受原料油不断上涨,销售价格却无法与之匹配提升尴尬的局面。原料油的短缺,给色素炭黑厂商带来的不单单是价格的问题:优质原料油的采购难度增加,厂商只能保住利润稍高的订单,而对于一些量大利润较低,资金运转要求高的订单只能延迟或暂时不接。因此,对于终端客户来说,会出现部分型号短缺的情况。事实上,各色素炭黑厂商的库存目前均处于低位,更加加剧了供需关系的矛盾,也就造成了目前市面上色素炭黑难买的局面。
三、敢问路在何方?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个问题,似乎色素炭黑未来走势依旧充满了大量的不确定性。环保整顿的阴翳始终在煤焦化行业头顶上挥之不去,而在这种原材料倒逼的情况下,色素炭黑厂商也迟早压制不住高位的油价,只能选择直面市场。2017即将过去,2018即将到来,色素炭黑的涨价浪潮也已成定局,那么在即将开来的2018年,色素炭黑作为颜料行业里的“黑老大”,是否像“白老大”钛白粉2016年的行情那样出现越涨越难买的局面呢,那就请行业里的诸位看官时刻关注涂多多微信公众号,等等笔者的下次分析吧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rocessed in 0.021 second(s), 8 queries, Memory 1.73 M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603898389
  • 18603894949